國家5A級協會
全國先進社會組織
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 > 創新發展 > 信用評價

創新發展


多地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提擋加速

發布日期:2020-05-18      來源:中國商報

5月1日,《河南省社會信用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實施,這是繼上海之后全國第二部省級社會信用方面的綜合性法規。


據國家發改委統計,目前2/3以上的省(區、市)正在研究出臺地方信用法規,已有26部法律、28部行政法規中包含信用條款,為信用立法奠定了堅實的法治實踐基礎。

河南信用條例重在創新

據了解,河南此次推出的信用條例對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均作了規定,明確了嚴重失信行為的范圍。

據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保存介紹,與其他省份現有條例相比,河南的條例除了在信用信息的歸集整理、信用信息的披露查詢、守信激勵與失信懲戒、信用主體的權益保障、信用行業的規范發展、社會信用的環境建設、法律責任等方面作出規定以外,還在信用建設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實現了一系列突破與創新。

例如,條例首創性地將嚴重違背教育和科研誠信的行為,如國家教育考試等作弊、抄襲剽竊他人科研學術成果的行為;通過網絡、報刊、信函等方式,詆毀、破壞他人聲譽、信譽,造成嚴重后果的行為等,認定為嚴重失信行為,實施聯合懲戒。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條例在全國首次建立了濫用職權認定“黑名單”的懲罰機制。對一些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將不應當列入“黑名單”的信用主體列入“黑名單”、損害公民合法權益的行為,條例明確要求立即從名單中予以移除,給信用主體造成名譽損害的應當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恢復名譽,造成財產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以保障單位和個人的合法權益。

此外,因為河南省是農業大省、人口大省,條例還首創性地提出縣、鄉兩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城市社區、農村等基層信用體系建設,建立社會信用信息記錄、采集、歸集、報送、查詢等制度。

各地開展立法調研

今年以來,江蘇、北京、重慶等地均加快推進社會信用立法進程,提高社會治理效率,加快建設社會信用體系。

近期,多地社會信用立法進程加快,多省份表示將加快完成信用立法工作。

例如,江蘇省近日正式印發《2020年江蘇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要點》,今年將以“讓誠信成為江蘇的靚麗名片”為目標,加快完成信用立法工作,高質量完成江蘇省社會信用條例立法工作。

不僅是江蘇省,按照規劃,今年年底前北京市也將完成社會信用條例立法工作,完善信用聯合獎懲機制,建立健全數據清單、行為清單、措施清單等全市統一的信用聯合獎懲“三清單”制度,2020年年底前建成覆蓋全部常住人口的北京“個人誠信分”工程。

據了解,“個人誠信分”工程是一項基礎工程。一方面,這一制度將北京市常住人口全部納入城市信用建設體系之中;另一方面,工程可為實施相關信用建設措施提供參考,有助于實現對信用個體的“獎罰分明”。比如,“個人誠信分”可成為市場準入、公共服務、旅游出行、創業求職等方面的參考資料。

此外,在重慶市日前召開的2020年立法工作推進會上,重慶市發展改革委負責人表示,重慶的社會信用條例自2017年起先后被列入市人大立法調研項目、立法預備項目、立法審議項目。至今,條例草案已歷經40余次修改,目前仍有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例如失信聯合懲戒對象、應用事項、懲戒措施的管理、對市場主體信用評價的管理等。

此外,濟南市于今年2月開始試行的《濟南市社會信用管理辦法(試行)》中提出,公共信用信息服務機構、信用信息提供單位不得實施篡改、虛構、違規刪除社會信用信息;越權查詢社會信用信息;擅自將社會信用信息提供給第三方使用;泄露未經授權公開的社會信用信息;泄露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的社會信用信息;利用所查詢的社會信用信息從事非法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濟南市發布的試行辦法還包括幾個亮點,例如,個人可通過社會公益服務等方式修復信用,即失信主體在規定期限內糾正失信行為、消除不良影響的,不再作為聯合懲戒對象;支持有失信行為的個人通過社會公益服務等方式修復個人信用。

紅黑名單制亟待完善

執法部門在檢查中發現,《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的激勵性明顯不足,“守信得益”的普遍性效果尚不明朗。

多地把紅黑名單作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要手段。據了解,《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是我國第一部社會信用建設綜合性地方立法,迄今實施已近三年。近期,有關該條例的執法檢查發現,實踐中情況復雜多樣,黑名單設計缺陷造成了市場主體的一些困惑。

有的企業反映,自己進了黑名單竟然不知情,其法定異議權和整改權受損;也有的企業反映,一些懲戒措施不匹配失信程度,“小錯重罰”和“低成本失信”現象時有發生;還有的企業反映,經營異常名錄比較寬泛,一些簡單的不規范經營行為都被納入失信范圍。但執法部門在檢查中發現,相較過嚴的懲戒措施,該條例的激勵性明顯不足,“守信得益”的普遍性效果尚不明朗。

為此,業內專家建議,對信用進行合理分類并明確分類等級和分類名稱,將失信行業分為一般失信、較重失信、嚴重失信和嚴重失信黑名單。建議在國家信用立法中提出明確的紅黑名單概念,明確嚴重失信和嚴重失信黑名單的邊界、基本標準,將認定并列入黑名單作為各地信用建設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同時,建議將聯合獎懲機制構建寫入國家信用條例并提出相關硬性要求,明確信用獎懲的法律地位。

按照去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公布的《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加快推動信用立法是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的客觀需要。去年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組織召開社會信用立法座談會。會議指出,全社會對加快推進信用立法的呼聲不斷高漲,要加大力度對重點難點問題列清單、做專題、深入研究,盡快形成較為完善的立法草案文本,按程序依法依規加快推動立法進程。


丝瓜视频无限次数版破解下载-丝瓜视频无限次数观看